包砣网

搜索
查看: 57025|回复: 0
收起左侧

【通山文学】热望——舒燿一傲

[复制链接]

1

主题

2

帖子

21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21
发表于 2020-11-30 09:36:1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
热    望文/舒燿一傲




    “嘀嘀嗒嗒”,闹钟响了,她迅速直起身子,按掉了闹钟。
     天蒙蒙的亮,用文火炖起一锅鱼汤。她揭开锅盖看了一眼又加了一点水,便急匆匆地去洗漱。等她干完了一切,天没大亮,她又返回房间准备叫醒睡着的女儿,女儿今年五岁,此时,仍在被窝里呼呼大睡,她实在不忍心叫醒女儿。转身,来到灶前,煮了两个鸡蛋,剥好,又盛了一碗鱼汤,一起放在饭桌上。
      她推着车子向菜市场急忙的跑去时,天边露出了些许鱼肚白。
     赶至菜场,买菜的人还不多,卖菜的人却早已严阵以待。他环顾四周,竟找不见一个位置能容下她和她的菜。她正想走远一点找个地方,至少能让她把菜卖出去位置,只听见:“看呐,来我这里!今天怎么这么晚”。
      她循着熟悉声音走近,一看,果然是郝大娘,一名语文老师,退休后就和老伴一起卖菜。
      郝大娘身边为她留着一小片空地,她把车子推进去,不宽不窄,刚刚好。
     “妞妞今儿怎么没跟着你来?”郝大娘往她身边瞧了一圈问道。
     “睡着呢,小孩在长身体,天天跟着我早起,我怕她吃不消。”她一边回答着,一边掏出了开着孔的塑料瓶往菜上洒着水。
     “那怎么能行呢?小孩子一个人在家也不安全。跟你说多少遍了,叫你把妞妞送到我家来,每天中午你再跟我一起回去接她回来,这不方便些吗?我儿媳可是很喜欢妞妞的.......”
      她看着郝大娘连珠炮似蹦出一句又一句话,讷讷听着,却说不上话。
      人渐渐多了起来,在一旁卖鱼的大娘老伴郝叔看到她左右为难的样子,就冲着郝大娘吼道:“老伴,你还卖不卖菜的喽,旁边人站着队呢!”
     郝大娘瞪了他一眼:“就你话多!我这也不是为了小芳吗?你一天到晚除了吃了睡,睡了吃,什么都不管。小芳多不容易,从前那黄梅戏......”。郝大娘突然停住了嘴,郝叔狠狠地剜了她一眼,短暂的沉默后,两人都小心翼翼地看向了她。
    “小芳,我...”郝大娘有些难开口,支支吾吾的。
    “没事,不唱就不唱了那都是过去了,过去了”。她笑着说。
     菜市场渐渐热闹了起来,周围充斥着切肉、杀鱼、择菜、叫卖、讨价还价的声音。她的神思被这片嘈杂声冲得七零八乱,一时,女儿、剧团、丈夫、钱、菜、车祸、郝大娘、郝叔.....像潮水一般冲刷着她的大脑,她的头变得昏昏涨涨的,里头的东西,回忆搅成一锅沸腾的浆糊,越来越黏稠,最后扭结成了一团,让她几乎无法呼吸。她开始大声叫卖,一声比一声大。
     一个上午混混沌沌地过去了,她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空荡荡的车子。郝大娘一瞧,比她自己卖完了菜还兴奋的口气说到:“不错啊小芳,越来越有进步了,下午还来嘛?”
    “来的”,她收了收东西,又说:“我给您和郝叔炖了一点鱼汤,下午给您送来。”还没等郝大娘回应,她便急匆匆推着车子向家跑去。
     郝大娘的声音从身后传来:“哎呀,这孩子,那鱼是给妞妞补身子用的,我和你郝叔多大年纪了.....”但是,她越跑越快,后面的话听不清了。
     她一边奔跑,一边开始了回忆:自从那些变故之后,她从一颗菜都卖不出去的窘境,一步步走到今天,全靠着郝大娘和郝叔的帮忙照顾,要不是他们,只怕她和女儿现在只能睡在大街上,一锅鱼汤,也只能略表她对郝氏夫妇的谢意。
     气喘吁吁地在家门口停下,安放好车子。“噔噔噔”跑上楼,她懒得从兜里掏出钥匙,便一面用力拍打着门,一面又喊道:“妞妞,妞妞,开门!”
     拍了一会儿,里头一点动静也没有,她平静了一下呼吸,又叫了几声,还是没有回应。她开始有些发慌,女儿平时也不会赖到现在还没起床啊。她回想起今早那锅在炉子上微微滚着的白汤,她发怵了,颤颤巍巍地翻出了钥匙,“咔”一下插进了锁孔。
     一开门,浓厚的鱼汤味扑面而来,出事了!她已经能确定个七八分了,她还是不信邪,红着眼眶闯进了厨房,只见女儿匍匐在地上,周边是洒掉的鱼汤;女儿身上有明显的红肿,剧烈的疼痛一定让她措手不及,她的小嘴微微翕动着,面色苍白,更可怕的是她的一整只手臂紧紧贴着已经冷却下来的砂锅壁,手臂已经一片焦黑,炉上的火仍“扑扑”燃烧着;地上散落着碎瓷片和一个没有吃完的煮鸡蛋。
     她呆了好几秒,眼前的混乱让她不得不回想起两年前的那场混乱:躺在马路上的男人,满地的浓稠液体,还有散落一地的给她们母子俩买的柑橘。她被熟悉的恐惧包围了,她想尖叫,可她的喉咙却仿佛被人掐住了一般,发不出声,她极力地想闭上双眼去逃避,眼泪却抢先一步流了下来。    “啊—”她终于能发出声音了。高分贝、持久的尖叫终于引来了邻居,邻居赶紧掏出了手机拔打了120,同时,开始安慰仍在尖叫着哭泣的她。
     之后的事她记不清了,一阵鸣笛声后,她和她的女儿被一起送上了救护车。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停止了号叫,也记不清厨房的煤气灶到底有没有关。她只能感受到一颗颗豆大的泪珠从她眼里夺眶而出,不断地流向下巴,又一滴滴地冰冷地打在她手上。
     “叫什么”医生问她。
      她艰难地开口报出了自己的名字。
    “我问的是小孩子的名字,”医生皱了皱眉头,“伤成这样了,你这个妈妈是怎么当的?”。她无语。
     报完女儿的名字,她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已经哑得不成样子了,她习惯性地去摸润喉糖,这是她的职业病。手伸向口袋的那一刹,她忆起来:自己早已不需要保护嗓子了。
     从前,她和丈夫都是市里剧团的演员,唱黄梅戏的,夫妻两人都是远近闻名的唱角,妥妥的剧团招牌。唱了十几年后,剧团每况愈下,看黄梅戏的人越来越少,夫妻俩唱得再怎么温柔缠绵、余音绕梁,也留不住台下老人们逝去的时间,也招不来忙着压马路的年轻人。拉琴的走了;然后,敲锣的走了;最后,他们走了,剧团倒闭了。
     她抹了抹满脸的眼泪,却发现怎么也抹不干净。她只能放纵眼泪在她脸上肆意奔涌,死死地盯着眼前一片模糊红光。
    如果不是为了她,在工地上忙了一天的丈夫,就不会出门去买柑橘,如果不是因为她,女儿又怎会没人照看打翻鱼汤。
    她抱着膝盖在角落失声痛哭,周围的人也并没有因为她打破了宁静而责怪她。她知道这是医院,像她这样的生死离别的崩溃大戏几乎每天都会在这上演,她开始莫名地慌张,一想到手术台上的女儿,她的力气被一点点抽走,热量在一点点散失。她已经失去了丈夫,不能再失去女儿了。
    太阳逐渐向西沉去,阳光逐渐黯淡下去。当夕阳的余晖从窗外斜斜射入时,她已经停止哭泣,不再盯着手术室的红灯看着,而是落寞地,将目光随着夕阳缓缓沉落。
    走廊里白炽灯一齐亮了起来,远方的山谷吞下最后一寸夕阳,吐出了一片黑幕和几点星光,这时她才猛然忆起今天下午本来是要给郝大娘他们一家送鱼汤的。生活好不容易走上正轨,她生命的火车突然车头一转,跌入混乱的深渊。
     手术室的大门终于被打开了,她几乎是冲了上去,目光急迫地盯着医生。
    “手术很成功。可要在医院住上一个月。”医生疲惫地拉下口罩,向她扯出一个微笑。
     只一句,也只需要这一句话,她虚脱着倒在地上,医生好像还在说着些什么,但她全然听不见了,她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。
     睁开眼,她想起了什么,郝大娘着急的面孔映入她的眼帘,“妞妞没事,在你旁边睡着呢。”见她醒了,郝大娘松了一口气,又随即拧上了眉头,沉声说:“小芳,不是我想批评你。既然炖了鱼汤,就更不应该把孩子一个人留在家里.......”
     她静静地听郝大娘说完,最后哽咽着问了一句:“大娘您怎么来了?”
     郝大娘愣了一愣,最后叹息着回了一句:“我看你下午卖菜没有来,所以有些担心,等了一个下午。”她望着窗外深沉的黑夜,“我和你郝叔跑到你家,才知道妞妞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折腾好久到了医院,刚找到你就刚好看见你晕倒在手术室门口。我和你郝叔吓坏了,以为妞妞.......唉,万幸,万幸。”





     她想起身,发现自己浑身没劲,连手抬起来都费力,只能任凭泪水打湿枕巾。郝大娘回头,见着她又在哭,叹息了一声,为她擦去了脸上的泪水,“你也不用太自责,你回去及时,医生说再晚一点妞妞也许就不会像现在一样安安稳稳地躺在床上了,你是个好妈妈.......”
     郝大娘的声音带上了哽咽,眼圈也红了,“不像我......”
     她蓦地停下了啜泣,带着疑惑望向郝大娘,郝大娘用手擦了擦眼,继续说道:“不像我,如果当初下了课赶紧回家......我女儿现在也跟你差不多大了吧。”
     她从未想过,热情快爽的郝大娘还有一段这样的惨痛往事。一时,她不知道说些什么,她只能用尽全身力气,抓住郝大娘的手,张了张嘴:“大...娘...”,嘶哑道:“大娘没事,那都是过去的事了”。
    郝大娘拍拍她的手,轻声安慰着。“小芳你好好休息,我让你郝叔回去给你炖鸡汤了,好好睡一觉,明天我们再来看你”。
    郝大娘顿了一顿,又回头说:“你是个好孩子,当初看你唱黄梅戏的时候就看出来了.....你和你先生.....都是好孩子,都把工作看得那么神圣。虽然发生了这么多的变故,但大娘想以过来人的身份告诉你,无论身在何时,身处何地,境遇如何,都不要放弃对生活的热望。”最后拍了拍她的手,起身,向外走去。
    热望?生活的热望。
    她看着郝大娘离去的背影,眼泪又止不住地往下掉。从前,当剧团的颓势还不那么明显的时候,她和丈夫抱着刚出生的女儿,每天唱着黄梅戏,生活安静又美好,她想,那个时候的她对生活充满了大娘所说的热望。可是如今的她,面对着未知、黯然的未来,她自己是否还有勇气去热望生活,热望未来。
     眼皮子越来越沉,她好久没有像今天一样处在一个以泪洗面的状态了。她阖上双目,枕着透湿的枕头,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     第二天,她凭借着生物钟早早地起床了,伸了伸胳膊,觉得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,她急忙跳下床,蹑手蹑脚地挪到女儿面前。女儿的状态比昨天好了不少,脸色红润了一点,正安稳睡着。
     过了不久,一个小护士来查房,见到她有些吃惊,微笑着对她说:“大姐,起得挺早?以后不要再把小姑娘一个人丢在家里哦!”
     她尴尬地摸了摸鼻子,回了一声“哦”。
     小护士给女儿量了量体温,“挺正常的,小姑娘长得真好看,出这么大事她爸爸怎么还没来呢?”
    “他已经死了”。
      这句话她在以前是一个字也不敢泄出口的,仿佛她逃避身边的人,越少知道这件事就能心安理得地认为丈夫还没有死,他只是出了趟远差还没回家呢。不过,正当她想象往常一样随便扯个谎蒙混过去的时候,她脑海中忽然蹦出昨晚郝大娘泛红的眼眶和落寞的背影,还有拉着自己手说过的话:“无论身在何时,身处何地,境遇如何,都不要放弃对生活的热望。”
    “不要放弃对生活的热望,”无论如今过得多么悲惨,也不要去逃避悲惨过去和现在,更不要放弃对未来的热望。
     她犹豫了一阵,才决定把真话说出口:“他两年前出车祸死了。”
     小护士愣了一愣,晌久才说一句:“对不起,大姐。您没事吧?”
    “没事,”他笑着回答:“那都是过去的事了。”她拢了拢鬓间的碎发,转过头对着朝阳又呢喃一声:“都是过去的事了。”
     小护士前脚刚查完房,郝大娘和郝叔还有几个眼熟的摊贩后脚就进来了。她连忙站起身,被郝大娘一个箭步按了下去,“坐着坐着,先来看看你郝叔的厨艺怎么样。”跟在后面的郝叔马上递过来一个保温盒,里面装着鸡汤和米饭。“吃吧”郝大娘催促着,她埋下头,憋住眼泪,吭哧吭哧地吃了起来。
    “你边吃我边说啊,小芳。毕竟你和妞妞要住几个月的医院,我打量着你种的那些菜是卖不了了。所以,我每天去帮你把菜卖了,再把钱给你,你就安心在这照顾妞妞了,哦......还有这个。”郝大娘拿出一沓钱,“这是我们几个小摊贩听说妞妞住院后筹了一点钱,不多,5000元。虽然像住院的费用医院可以报销一些,但你和妞妞的吃喝还得有保障。这是大家的一点心意,你就不要推辞了。”说着,就把钱塞到她裤兜里。
     她刚咽下一口鸡汤,此时再也忍住喉腔里的酸涩了。她“哇”的一声大哭了起来,她把碗搁在一边,说什么都要跪下来给郝大娘和其他人磕个头, “我这一生对大家无以为报......来世定.....”话还没说完,就硬是被郝大娘和郝叔扶了起来。
     郝大娘嗔怪说:“什么封建糟粕,我才不信有什么轮回呢。我们不要你来时给我们做牛做马,只要你出院后能给咱大伙唱一段黄梅戏就好了,我们都是你以前的粉丝呢。”
     她无言以对,还想跪,又被大家连忙被制止了。郝叔冲她眨着眼说:“别跪了,我们这把老骨头可受不起,你想让我们多活几年,就不要再动不动就要跪喽。”
     她放弃了下跪,只朝郝大娘等人深深鞠了几躬,深情地说了一句:“谢谢大伙!”
     郝大娘和郝叔告辞了,但之后隔三差五不是带鱼汤,就是带鸡汤来医院。女儿醒了之后,能吃食物了,郝氏夫妇又带了一大包烤猪皮给妞妞吃,说是吃啥补啥。
     在精心的调理下,女儿没留下一块疤,终于可以出院了,她决定约了郝大娘他们几个明天一起到家里吃饭,她亲自下厨,一定为大家来几段黄梅戏。
     回家的路上,她抱着女儿慢悠悠地走着,忽然女儿开始唱歌:“轻轻敲醒沉睡的心灵,慢慢张开你的眼睛.......”她记得这首歌,是那位查房的小护士教给她的,歌名叫作《明天会更好》,不知怎的,一听这首歌她,又开始流泪。
     女儿停了下来不说话,懂事地用手给她抹眼泪。她别过头,对女儿说:“唱得真棒,妞妞继续唱,妈妈跟你一起唱。”于是女儿又开始唱:“轻轻敲.......”。
     她也开始唱,不过不是《明天会更好》,而是一段丈夫去世后,她也没再唱过的黄梅戏:“郎对花,姐对花.......”她和女儿一起唱着,流着泪、含着笑。
     她知道,一路上的每一片树叶都在聆听,被她和女儿用歌声注进了满满的热望。

END








    作者简介:舒燿一傲,男,共青团员,咸宁市鄂南高级中学高二(3)班学生,2004年1月25日出生在通山县通羊镇。2010.9--2016.7通山县实验小学,历任班长;2016.9--2019.7咸宁市温泉中学,历任班长;2019至今咸宁市鄂南高级中学。多次获得优秀班干部和学习标兵等荣誉称号。



长按识别关注图片:网络编排:夏莹



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